哈登出走是超巨逼宫缩影 球员凌驾球队之上,是好是坏?_球星

哈登出走是超巨逼宫缩影 球员凌驾球队之上,是好是坏?_球星
哈登出走是超巨逼宫缩影 球员凌驾球队之上,是好是坏? 1954年,波士顿凯尔特人传奇后卫鲍勃-库西为保障球员利益,牵头成立了球员工会。 在那个年代,职业球员不像今天走到哪里都有专业人士的簇拥,不像今天这样随时能享受到球队的服务。那时候联盟平均工资只有8000美元,没有底薪,也没有退役后的福利保障,在忍受恶劣的比赛条件的同时,还要被球队老板盘剥。 所以,当时许多球员被选中也不去报道,他们更愿意去油水更多的华尔街捞金,而不是给NBA球队当苦力。 但是今天,NBA球员已经是富翁的代名词,尤其是一部分超级球星年薪能达到惊人的4000万美元。更重要的是,今天的超级球员甚至有直接对抗的底气,不仅能提前高价续约,逼宫球队也是越来越常见的现象。 2018年,非合同年的安东尼-戴维斯主动向球队施压,要求交易。 2019年的保罗-乔治在合同才履行一年的情况下,直接无视现有合同迫使雷霆接受快船的交易方案。还有媒体透露,乔治与雷霆的合同里可能有让球员本人指定下家交易的条款。 2020年,与火箭还有三年合同的哈登如法炮制,要求火箭将他交易至篮网,还在球队合练时发出在夜店撒钱的照片向球队施压(现已归队)。 种种现象,都在告诉球迷,超级球星的地位已经不能与过去同日而语,他们现在是凌驾于球队的存在。 从球员的立场出发,超级球星自主决定去留的行为,可以视作球员自主意识的觉醒。比起从前球员一签就是10年的长工合同(现已通过劳资谈判废除),在谈判桌上拿资方的压榨毫无办法的状态,绝对是一种进步。 超级球星的出现,打破了“球员只是球员”的藩篱,有助于培养劳动者维护自身利益,拒绝资本家盘剥的斗争意识,维持劳资双方在谈判桌上的平衡,为球员争取到更多的福利。 但是,如果球员的权力过大,却又打破了劳资双方的平衡局面。 比如去年的乔治和今年的哈登,都可以无视合同的束缚,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威胁球队将其交易,用极小的代价摆脱与原雇主的劳务关系。 而从球队的立场出发,超级球星的权力过大导致“基石”变成了“定时炸弹”。当超级球星有所不满,他们可以随时撂挑子走人,球队却只能为了防止更大的损失,忍痛以低价送走超级球星。 超级球星能够去到一支新球队重启职业生涯,继续捞金。但老东家却因为超级球星的离开,多年打造阵容的努力付之一炬,还要收拾烂摊子。 过去几年的火箭就是例子,在围绕哈登打造争冠阵容的过程中,付出了大量有价值的筹码。 2018年,火箭为了留住保罗,向他开出了均薪4000万美元的续约合同,从而堵住了未来的补强空间。2019年,为了满足哈登换来威少,在送走保罗的同时还搭上了4个首轮选秀权。 如果哈登甩手离开,火箭又不能换来足够冲抵哈登价值的球员或者筹码,那么未来的火箭只能推倒重来,迎来漫长的重建修复期。而你不能保证,待到下次崛起,是否又会出现下一个“哈登”摧毁球队的蓝图。 当超级球星的权力凌驾于球队之上,培养球员就变成了收益和风险不对等的事情。小球队花费大量精力养成一名球员,但到头来还是为豪门做嫁衣,长此以往,联盟的贫富悬殊只会更加两极分化。 (胖布欧)

Author: admin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